武術簡報

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纇型的雜誌,但是缺乏了一本專介紹武術的雜誌,相信很多武術愛嗜者希望知道多一點本地武術的動態。在這裡希望能集合大家的力量,創辦一份屬於大家的雜誌。

Monday, October 30, 2006

〔自然門見聞錄〕之十七

十七 .兵器

  一天,師父對我說:「亞錢,你重溫武術快將完成了,到時你就正式學完自然門。為了要傳授一套原整的自然門,我還要多教你學一種兵器。」

  聽到兵器二字,精神為之一振。這個新鮮的名詞,引起我莫大興趣。為了要盡快知道師父將會教我甚麼兵器,我立即問師父說:「師父,我們有甚麼兵器?你打算教我那一種?」

師父說:「我們的兵器是以短兵器為主。有短棍,短刀,短劍等。我打算教你一套完整的棍法。」
  
  師父要教我短棍,我當然非常高興。但我們對武術中的兵器常識所知不多,尤其是自然門。所以我藉著這次機會,先向師父問個明白。於是,我對師父說:「師父,兵器是士兵在打仗時用以殺人的工具,如古時的兵器有:刀、槍、劍、戟等,但為甚麼短棍也稱為兵器?」
師父說:「不錯,要把那些短刀、短劍、短棍等,稱為兵器,是有點不適當;尤其是短棍,應該稱之為武器,會較適合。不過,在傳統的中國武術,一向都用兵器這個名詞。我以前學蔡李佛拳時,都稱那些武術用的器械為兵器。據一些教功夫的老前輩解釋:古時教武術的師父多以士兵為對象。師父們不但教那些士兵拳術,使他們能達到自衛,且能強健體魄,還要教他們學習兵器的使用,使他們達到保國衛民的目的。從那時開始,這種傳統武術教授方法,一直維持到現在。換句話說:一套完整的武術,是分為拳術和兵器兩個部份。要學完這兩部份,才算完成整套武術。雖然社會不斷進步,但時至今日,還有很多武術門派,仍然以教授古代兵器為主。只有少數門派,具有他們創新的武器。無論將來武術用的武器演變成怎樣,在傳統習慣上,仍然用兵器為稱呼。」

  我說:「師父,你說我們的兵器有短棍,短刀、短劍,這些是否就是我們的創新兵器?」
師父說:「很多門派早已有短兵器之設,並不是我們專有。按照謝子安師公所說,自然門的兵器,可以說數之不盡。如果要全數學齊,恐怕一輩子都辦不到。具體來說,自然門的兵器,可分為兩大類:其中一類是世俗人沒法學得到的,這一類當然是自然門中最上乘和最厲害的。另外一類則比較普遍,可以傳授給一般世俗的自然門學者。」師父說到這裡,停了一會,好像不再繼續說下去似的。

  當師父的講述,對我越來越吸引之際,而突然停止不說,好奇心的我,怎能不向師父追問下去。

  我說:「師父,自然門最犀利的兵器,夠竟是怎麼樣的?可否簡略地把它們介紹一下?雖然說這類兵器不傳授給世俗人,但作為一種見聞,相信沒有問題吧?」
  
  師父說:「既然那些佛門兵器不傳授給世俗人,我當然沒法學到,而且所知亦不多,連謝子安師公也不曾學過。不過,據師公透露:他在寺內學藝時,曾經看過了一次。那次,寺內有一個喜慶大會,由一位高僧作示範表演。師公還說:那些佛門兵器,不但不傳給世俗人,甚至連佛門兵器是甚麼樣子的,也盡量不給世俗人知道。亞錢,你既然已經入門,所以給你知道亦無妨。」
我心急地追問師父說:「師父,既然我有資格知道,請你盡快告訴我。」
  
  師父見到我心急的樣子,故意對我賣個關子,說:「亞錢,你的武術知識可不算少,只須看你能猜中自然門就可以證明。這次,我先要考考你,你心目中認為佛門兵器是怎樣的呢?」師父說完故作神秘的微笑。

  這次,我真的被考起了。我唯有隨口說:「師父,傳說中,在清代期間,有一種殺人於無形的神秘武器,稱為『血鏑子』,它是否佛門武器之一種?」
  
  師父說:「錯了,俗語有云:文人多大話,『血鏑子』只不過是武俠小說作者所想像出來的事物。其實,你稍為動一下腦筋,你不難猜到。我多次說過,自然門是一切都以自然為基本,武器又怎能例外,你有否想到,用日常自然接觸到的物件作為武器?說得明白一點,所謂佛門兵器,其實就是出家人的日用品,如木魚,青罄,香燭,袈裟,及一些參拜時用的器具等物。
  
  聽完了師父所說,我才恍然大悟。為什麼我想不到呢?不過,我還有很多疑問要繼續問師父:「師父,出家人的隨身物品,沒有一件是利器,又怎能稱得上犀利的殺人武器?」

  師父解釋說:「學武術的宗旨是自衛,而非殺人。上乘的武術,是要令敵人在最短的時間內失去戰鬥能力,而又不致傷及敵人的性命。不要看輕和尚那件袈裟,它配合了那些不外傳的手法,就變成了一種威力強大的武器。據謝子安師公說:他以前在寺內曾見過一位高僧表演袈裟,只見那個扮演敵方的對手,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倒在地上;最奇怪的是,並不發覺那位高僧曾經攻擊過對方。這種像玩魔術般的手法,怎能不稱上上乘的功夫?師公還說:根據佛教的規條,僧人永遠要表現出慈祥的態度和笑容,絕不能有粗魯的行為。所以,他們被迫作自衛時,也絕不能「擺椿」,即擺出準備打架的招式,更不能出手打人。他們為了做到,一方面保持一副被人欺侮的形象,而另一方面又能自衛成功,故只有使用自然門的佛門手法,或自然門的佛門兵器,才可以有這樣巧妙的技法。
  
  聽了師父詳盡的解釋,像上了一大課。我繼續問師父說:「師父,對佛門的兵器,我已領略不少。現在請你繼續講自然門的普通兵器。」
  
  師父說:「普通兵器,也是以人類的日用物為主。如:鞋,屐,遮,扇等。當然,還包括剛才所說的短棍,短刀和短劍。因為古時的人,喜歡攜帶刀劍出外的。」
  
  我說:「師父,你剛才說要教我短棍,又是甚麼道理?我真正喜歡的是遮。」
  
  師父說:「古時的教武者,流傳下來的一句名言,就是:『拳為種,棍為師。』棍為師的解釋是:各種兵器都是以棍為祖師。說明白一點,各類兵器的使用,都是從棍的使用方法演變出來;亦即是說,你學完了棍法,其它的兵器使用法,一講你就明白。」

  我在重溫的同時,也開始學短棍。短棍的尺寸:直徑約八分之七英吋,長度約十八英吋。長度與大小,是因人而異,沒有一定的標準。練習用的棍,最好用堅實的木製造,重量愈重愈好。但在實用之時,可以用鐵棍,也可以用筷子。甚至,將一份報紙捲成條狀亦可。學短棍還有一樣好處,在自衛時,隨便在街上拾取一些木塊也可以應用。

  短棍的法門,是配合門形。有離身和貼身打法,有單手握棍,雙手握棍,和兩手各握一棍。
攻擊方面,有:擲、扭、劃、撬、彈、敲、打、撞和穿等手法。學棍和學拳有點不同,拳術可以與師父在練習時真做,棍就不可能。因為棍的威力太大,容易傷及對方身體。然而,這個問題並不大,原因棍法的原理與拳法是同一法門,因此經過師父講解後,就很易明白,不用特別方法去訓練,只需把基本手法練習純熟就可以。基本手法有三種:一,拿棍。二,換手。三,擲棍。這些手法,可以平時自己練習。

〈一〉拿棍: 不要以為拿棍是輕而易舉之事,初學時,往往拿棍不穩,容易把棍拋掉或滑落地上。練習多了,才會領略其中要點。到那時,就算拿著十分光滑的棍玩弄花式,也能緊貼著自己的手指,揮灑自如。

〈二〉換手: 將左手握棍轉換為右手,練習到隨時左右手快速地互換握棍。在對壘時,雖然只用一隻手拿棍,也可以取勝,但假如用雙手互相轉換握棍,就像玩魔術般,令對方眼花撩亂,不知所措的。

〈三〉擲棍: 在搏鬥的時候,遇有需要,可以隨時把棍向對方擲去。例如,對方逃走而離開你棍的攻擊範圍。擲棍的手法,如同擲飛刀一樣,練習時,需要擲得準和勁。
當棍法學到扭、劃和彈的時候,師父同時教我遮和摺扇。因為遮的法門,主要是扭和劃;而摺扇的法門是敲、劃和彈。

至於其他武器,如刀,劍,鞋,屐等,當學完棍的招式後,自然懂得怎樣去使用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