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術簡報

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纇型的雜誌,但是缺乏了一本專介紹武術的雜誌,相信很多武術愛嗜者希望知道多一點本地武術的動態。在這裡希望能集合大家的力量,創辦一份屬於大家的雜誌。

Friday, September 08, 2006

〔自然門見聞錄〕之五

五. 學二手工夫

劉君的住所位於九龍區。他一家成員有太太和兩個兒子。平時,他和太太出外工作,兩個兒子則由外婆照顧。由於劉君每逢週六下午都是假期,而太太則仍要返工,所以劉君於週末放工後都不須急於回家;而很多時約我一起吃午飯聊天。我們閒談的話題,多是圍繞著劉君工作的地方─大祠堂。劉君在大祠堂所學到的一切都會告訴我。

有一次,劉君對我說:「亞錢,最近我在大祠堂發現了一個奇人,他的武功非常厲害,我現在正跟他學,如果你有興趣的話,我可以教你。」

「是不是鐵布衫、鐵沙掌、一指禪等大力戲之類功夫?如果是的話,就不要浪費你的時間和精神了。」我說話時有點像挖苦劉君。

說實話,武功對我來說,興趣並不大。我自幼在鄉間曾習洪拳;來到香港後,學過迷蹤拳;也看過不少武功表演,搏擊比賽及有關各門各派武術的書籍。我對於拳術的理解是:各門各派的功夫,手法都大同小異,不外是那幾種招式。

為了不掃劉君的興致,於是我改變了語氣對劉君說:「亞劉,到底是甚麼派功夫,如何厲害法?即管說來聽聽。」

劉君聽了我的口吻,有點輕視他的見識,生氣地說:「亞錢,你知我的個性,是無寶不落的。假如不是好東西,我又怎敢向你推薦?你既然對武術有著深厚的認識,可否回答我幾個問題?」

「請隨便問好了。」我說。

劉君說:「問題第一,假如我出拳,由上而下,向你打去,你應該怎樣化解?第二,我用左勾拳打出,你怎樣化解?第三,我出右勾拳,你怎樣化解?第四,我出抽槌,由下向上打你,你又怎樣去化解?」

這些問題太淺了,我不加思索地回答說:「拳術口訣有云:上來上擋,下來下消,左來左擋,右來右消。就是這麼簡單,你的問題太普通了。」

劉君說:「你答得好。不過,說來就簡單,做起來就不易。因為對方不會預先告訴你,他將要出的是甚麼拳;上拳或下拳,左拳或右拳。那時,你不是要用金睛火眼,全神貫注的看著對方出的是甚麼拳,上或下,左或右等,以便自己能在最短的時間,作出相應的招數去化解嗎?假如對方出上拳,而你用下消去化解,你就要中招了。假如他出上拳假招,下拳才是真招,而你向上擋的話,也同樣地中招。我的說法沒有錯吧?」

「然則你又有甚麼高見?」我說。

劉君說:「要解決這個麻煩,可以發明一招,能夠化解對方任何招數。即是說:無論對方出的是上拳或下拳,左拳或右拳,真拳或假拳,我們都是只用這一招去化解。有了這一招之後,我們於打鬥時,就不必用金睛火眼,一眼關七的去留意對方出甚麼拳。甚至,我們處於睡未醒的狀態下應戰也不用怕。」

我說:「沒有可能的事,何必多費心思?」

這時,劉君從衣袋拿出一段報紙剪下來的廣告給我看。廣告內容是,某大藥廠推薦它們唯一出品的藥丸。廣告上寫著:「若非萬全,安敢獨沽一味。」

劉君說:「在醫術裡,一種藥丸,既然可以醫治萬種疾病;在武術方面,同樣可以用一招手法,去應付萬招。現在我所學到的功夫就是這一招。」

劉君的說話,觸發起我的興趣。於是,我用懷疑的口吻對劉君說:「真的有這樣奇妙的招數?快給我示範。」

劉君於是站了起來,面對著我,重覆的做了一個動作。然後對我說:「無論你出什麼拳攻擊我,我都只用這一招去化解的。」劉君說時,又再重覆地做一次該招的動作。

隨後,劉君要我發拳攻擊他。最初,我出直拳打他;結果,被他這一招化解了。我繼續用上拳、下拳、先假後真等去試,同樣被劉君的招式化解了。劉君問我還有甚麼特別的拳法,都可以拿出來試試。我將以前所學的拳,一一拿了出來,連我最善長的影手拋槌,都拿出來試。結果,仍然被劉君這一奇招全數化解了。

經過一番試驗之後,我開始對武術的觀點有所改變,而且重新對它產生興趣。隨後,劉君告訴了我有關謝新的事,和怎樣學到謝新的功夫,都一一說給我聽。最後,劉君還把在謝新處學到的功夫,全數教了給我。

我學了劉君所教的功夫之後,日日去操練。經過了幾天練習,我找一些曾經習武的同事來試驗,結果令我滿意。從那時開始,我由不愛武術,而變成武術「發燒友」。每逢週末,劉君都從大祠堂帶來新的招式教給我,而我亦從不計較自己所學的是二手功夫。當然,學二手工夫,遠不及直接跟謝新學那樣正確;況且,劉君亦是初學之人,對一些手法,還沒有深入了解;而要將剛學到的功夫去教給別人,所得的效果,當然打了個大折扣。不過,以我本人實踐所得:那些二手工夫,對我依然很實用。從這點可以想像到,謝新的功夫是何等高深!雖然是二手功夫,仍值得一學。

作者:金木
***版權所有,未經同意,不得轉載 ***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