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術簡報

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纇型的雜誌,但是缺乏了一本專介紹武術的雜誌,相信很多武術愛嗜者希望知道多一點本地武術的動態。在這裡希望能集合大家的力量,創辦一份屬於大家的雜誌。

Friday, September 01, 2006

〔自然門見聞錄〕之二

第二章 .大祠堂

時間一九六七年

劉君,我的大師兄。初時,他是我一位同事的親戚,剛從內地來港,還未找到工作。我同事要求我為他的親戚找一份工作。剛好,那時水務局招請工人,於是我因利乘便,介紹了劉君進入水務局工作,我們因此而成為同事。

由於他在大陸是個技術人員,懂得一般機械知識,所以我鼓勵他投考政府機電工程處,希望能考取一個較高薪的職位。結果,他考到了一級機械師,被調派到大祠堂內工作 。

大祠堂,即赤柱監獄,不過被那些黑道中人稱之為大祠堂吧了。劉君在那裡的工作時間為每星期五天半,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休息。平時,劉君需要在職員宿舍居住,只有星期六下午才返家與家人團聚,至星期日晚上再返回大祠堂宿舍。

劉君自從去了大祠堂工作,便與家人聚少離多。這種生活方式,換轉了別人,可能感到枯燥,但劉君反而被這份工作吸引著。原因該處的工作環境特殊,充滿刺激和挑戰性,最主要還可以學到很多新奇的事物。

大祠堂內設有多個期數。期數者,工場也;即犯人每天工作的地方。工場與工場之間,用鐵網分隔開。其中包括有:車衣,皮鞋,竹器,五金,打鐵等工場。除當值的職員外,犯人不准隨便出入其他工場。劉君的工作崗位在皮鞋工場,負責搶修壞了的皮鞋機;因此,他每天都接觸到各式各樣的犯人。由於劉君喜歡研究各式各類犯人,如他們的背景,所犯何罪等。 經過劉君細心的觀察,發現大祠堂不單是三教九流之地,同時也是臥虎藏龍之所。不要以為那些犯人盡是市井之徒,他們之中不少是身懷絕技的好手。他們的絕技,有正亦有邪,只可惜正的甚少,邪的居多。如麻雀高手,賭檯出千,行騙,開鎖,爆夾萬,爬牆,打荷包等。我所指的絕技,當然不是一般平凡之技倆,而是一些別開生面,令人拍案叫絕的高手。劉君所以愛這份工作,就是被這些絕技所吸引。

劉君是一個善於交際的人,加上他靈活的口才,在很短的時間就與那些犯人混熟,為的是要向那些高手學到一招半式。要討好那些犯人,最佳辦法是給他們一些好處,而最簡單的是給他們香煙。因為大多數犯人都是吸煙者,加上一些犯人本身已有毒癮,所以香煙對他們是很重要的。

雖然監獄裡有香煙供應給犯人,但每人每週只發給二十支,而且是下價貨,對煙癮大的犯人並不足夠。於是煙癮不大的犯人,將自己的香煙出售,售價相當昂貴。 也許有人會問,監獄內犯人是不准帶錢在身,又怎能買煙呢?能夠在獄中做買賣,當然不是普通人,一定是一些有勢力和有組織的黑社會份子。獄中的黑社會人物,和外面的是有密切聯系的。他們收錢的方法是著買方寫一封信給自己的家人,由賣方一些快將出冊 (即出獄) 的犯人,於出獄後拿著信去問買方的家人取錢。因此,香煙便成為獄中黑社會份子利用為生財之工具。香煙還可以像金錢一樣,作為貴利般放出去,以求一本萬利。所以獄中有勢力的大亞哥,會用盡種種手段去搜集香煙。

犯人在工場工作的時間,除了穿著制服的獄警之外,其他如犯人,導師和一般工作人員,都可以吸煙。有些導師,想其屬下的犯人服從他,很多時會給香煙與犯人。他們給香煙與犯人是這樣的:取一支煙,燃點著,吸一口,隨即將支煙掉在地上,那些犯人便會將該支煙拾起來繼續吸食。因為監獄的規例是不准直接將私人物品交與犯人的。劉君雖然不吸煙,卻經常攜帶著一兩包香煙。別看輕那兩包香煙,劉君就全靠它令犯人對他唯命是從。因此,劉君輕易地學到了他們的絕技。當然他們都是「古惑仔」,不會輕易就把自己用作旁身的絕技教給別人,所以劉君有時亦會上當。不過,憑劉君的精明和理解力,他們很難騙到他的。

大祠堂內的犯人,除了少數因一時行差踏錯,觸犯了法律,而被判入獄的正當市民之外,其他都是積犯,黑社會份子 (俗稱古惑仔) 。他們平日靠為非作歹來維持生活,因此他們經常因犯法而被捕入獄。出獄後,他們過不了多久又再入獄。他們可以說大半生都在獄中度過。所以,他們稱赤柱監獄為大祠堂,是比較有親切感。

不要以為監獄必定可以使犯人改過自新。其實,在監獄裡面,那些「古惑仔」的活動,和在監獄外差別不大。在監獄外他們「有世界搵」,在監獄內他們一樣「有世界搵」。 前面所說的香煙賣買,不過是其中之一種「搵錢」方法。還有很多千奇百怪的「搵錢」方式,局外人想也想不到。不過,這不在本文的範圍,所以從略。

大祠堂內,犯人分成各黨各派,如十四k、勝和、老單、汽水、馬交等黑社會「字頭」。 他們為了各自爭取利益,而經常開片 (即集體打鬥) ,每月起碼有一次。他們每次開片都很特別和有趣,可以在此一題:在開片之前,必有一段醞釀期。換句話說,他們在開片之前,互相約定時間地點,通常都有一日時間作為準備。在這一日內,他們各自準備好開片用的武器。例如:做車衣的有剪刀;打鐵的有手槌、鐵枝;做鞋的有鞋刀;做竹器的有削竹刀等。時辰一到,他們在一聲號令下,打個你死我活。至於監獄管理方面,他們早已知道犯人將要開片,不過他們並不會提早去制止,但會準備好一支防暴隊。那些防暴隊,不是警方派駐的,而是由獄警所組成,他們配備了警棍和籐牌。時間到了開片前十五分鐘,工場中的獄警、導師、與及其他工作人員,會相繼離開;同時將閘門鎖上,只留下犯人在工場內。開片時間一到,犯人便互相打鬥,一時刀棍齊飛,喊殺之聲此起彼落。一分鐘後,獄警便吹響哨子;同時按動警鐘。一時警鐘大鳴,一隊早已準備好的防暴隊,便打開了工場大閘,衝入施行鎮壓。至此,一場激烈的打鬥,也就此結束。受傷的被送入醫院治理,其他的便不了了之。(待續)

***版權所有,未經同意,不得轉載***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